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正文关于我们

古村塘坑:形似“梳齿”串起村民公与私

时间:2017-8-11 16:05:54来源:天天棋牌游戏大厅作者:admin点击:48 次

“街巷深处”系列之二

“在珠江口那些广府余味犹存的村落里,我们处处可以感受到充满家族的温情和诗意的祥和。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和家族有关”,南沙虎门炮台管理所所长、广东省文物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黄利平指出,“村落中幸存的老宅——祠堂、庙宇、民宅——大门以及门里大殿高耸的大柱子上随处可见的那些合辙押韵、意涵深远的门匾和对联,墙上残留的国学故事壁画等等,这些连今天的大学生都不能完全理解的古典文化中,我们感受到了村落中曾经飘荡着家族的诗雅风韵和那背后深藏着的意蕴。”

黄利平说,南沙塘坑村就是这样一个古村,“这里的一群清代公共建筑——善轩书室、天后古庙、朱文庆公祠在周边古民居密密麻麻、鳞次栉比的围绕下鹤立于村子中央,形成广府古村落中最常见的建筑格局。它们似乎是当地文明的节点与坐标,探究这些建筑就象拨动文明的琴弦一样听到历史的回响。”

文/广州日报记者卜松竹

图/广州日报记者王维宣

活跃的公共空间 朴素的教化方式

在70多岁的松柏叔和村长助理朱官杰的带领下,记者一行在古村中穿行,处处可见饱含沧桑的老屋、老墙、老院落。他们说,如今塘坑村一方面既保护古建筑,一方面将其中一部分因地制宜,改造成学堂、医疗站、图书室、电影院……文庆公祠里,记者看到了松柏叔在黑板上手抄的新编乐曲歌词,村民们自己复印的曲谱。松柏叔说,每周二、四、六晚上,村里的粤剧社在这里活动。门前的空地,除供村民平时跳广场舞之用,在每年12月的敬老节,还是摆敬老宴的固定地点。

类似祠堂这样的建筑,原本就是村中公共活动和日常交流的重要场所,经改造后,除了保留原本的民俗功能外,还大大提高了平时的利用率,给村民的生活增加了新的便利。

塘坑村是第三批广东省古村落,近年名声日响,不时有游人慕名而来。适度的开发和严格的保护在这里并行不悖,村民告诉我们,这里的生活充实、安静。开基立村的先辈们精心设计,暗藏着美好愿景的村落格局和细节布置。这一切让人深深感到,扎根于乡土之中的淳朴家风、传统道德、生活智慧、教育方式,在高速变化的现代都市中,仍然有着可资借鉴的巨大价值。

记者特别留意到老建筑上那些虽然斑驳、褪色但仍很引人注目的壁画。黄利平对广府壁画研究极深,他告诉记者,广府壁画呈现出传统文化审美意趣、古典文学在当时民间社会的广泛流传和民间社会鲜活的文化生态,“壁画承担着对基层民众传递‘神仙法力’、宗族风尚、传统文化观念的重任,以达到实施封建宗族礼制教育、传播传统伦理、教化观念的目的。对于那些没有多少文化,甚至于不认识多少字的广大基层民众来说,壁画直接向他们图解了传统文化、传统观念的具体内容”。如果我们排除时代局限性的干扰来看待这种“教化”,可以看到其中包含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族人贤德的期待。这些朴素、纯洁的情感,和今天的我们并无二致。

黄利平认为,“观赏壁画是当时广府乡间社会大众日常的文化生活,与欣赏‘国画’这一当时少数社会精英的‘专利’有着极大的差别。壁画是当时影响广泛、深入人的通俗文化,是大多数人喜闻乐见的艺术品,是基层社会妇孺皆知的‘大路货’”。实际上,旧时许多村民的家庭教育和文化启蒙,就是在儿时懵懵懂懂地看壁画,听故事中开始的。这和今天我们教育孩子的方式何其类似?

古祠堂与“乡饮大宾”的历史

塘坑村旧名银坑、洋石,建于1398年,属蕉门水道冲积围田。它居于环岛路和虎门联络道交汇处,面积约为3平方公里,是南沙区历史最悠久的村庄之一。现有户籍人口1345人,外来人口12000多人。

村中老屋多有故事,如乐畊公祠,是祭祀先祖朱網的祖祠,堂名“务本”,先辈之殷殷希望一望而知。建筑建于明末清初,后有重修。现存面积约200平方米,红砂岩、花岗岩石脚,青砖墙,前后封檐板雕刻花鸟鱼虫,墙上端绘有童叟对弈等图画,古朴典雅。又如善义公祠,始建于明正德八年(1513),清顺治十三年(1656)重修,也是雕梁画栋。朱氏五世祖朱揖释之朱文庆公祠,黎氏族人之黎氏宗祠,都始建于明末,黎氏宗祠头门前地坪上还有两对旗杆夹,可知族中人有取得功名者,在旧时这不仅仅是本族人的光荣,也是一村一地的荣耀。

黄利平指出:“在岭南地区,明清以来特别是自清康熙‘复界’后实施‘粮户归宗’政策,宗族成为赋役负担的单位后,宗族组织在乡村社会中普遍建立起来,成为乡村中最重要的社会组织形式。以宗祠(家庙)为中心聚族而居的聚落组织形式,逐渐变成地域社会中最重要的人文景观。所以在塘坑这样一个不大的村落中至今竟还保留有近10个清代宗祠建筑。从地方管理体系来说,清代政府机构只设置到县,一个县衙也就数人,而从县到自然村,也就是全国绝大部分人口和国土,由乡绅阶层自发管理。有学者把它完整的概括为‘国权不下县,县下惟宗族,宗族皆自治,自治靠伦理,伦理造乡绅’。朱文庆公祠能占据村中这样显赫的位置,是因为他是‘乡饮大宾’,也就是当时乡饮酒礼的主持人。乡饮酒礼本来是古代乡里民间自发的聚会。明朝规定在全国各州县之乡里每年都必须要举办乡饮酒礼,并创新改造了乡饮酒礼的办法,借乡饮酒礼将纲常伦理和道德教化施及大众,而且给完成朝廷赋税的徼成和地方治安的评比等日常基层管理找到了一个解决的抓手。每年乡饮酒礼的情形有点类似乡里各方面工作总结和部署大会,表彰奖励、批评处罚、明年任务都在此进行安排落实。”

黄利平给记者现场指点了村落建筑的布局:以文庆公祠、乐畊公祠、天后古庙一线为中心,村民各家的住宅从其后沿着凤山山麓鳞次而上,多条窄而整齐的小巷有规律地安排在当中,形似“梳齿”。通过这样一种由中心向四周发散的格局,村落的公共空间与每家每户的私人生活有机地串联起来,公共“教化”和个体的教育、修养也因之具有了内在的逻辑。

“传统的风雅”基础在于文化传承

“这里没有豪言壮语,充溢着的是内在的道德修束。回头看看今天用现代化手段制作出的‘福星高照’、‘鹏程万里’、‘家兴财源旺’、‘家和万事兴’之类的精美匾额,虽说是传统的延续,却没有了传统的风雅”,黄利平说,“如果从读书人的数量来说,今天的农村绝对是古代农村的几倍乃至几十倍,然而为什么却没有从前的典雅?”

黄利平认为,这种“传统的风雅”与传统中国农村的读书人有关。他们是垄断着基层文化的乡绅,掌握着族权和基层的其他权力。而在这一切权力中,基础在于“文化”。

善轩书室位于塘坑中街43号,始建于明末,面阔三间,深三进,建筑面积270平方米。据说以前这里曾挂有“积庆堂”木刻牌匾,但现已不存。黄利平指出,“书屋即众所周知的‘私塾’,是作为本乡本土文化普及者和道德引导者乡绅起步的地方,书屋出现在这里不是偶然的,说明了在当时的广府基层社会,权力是以占有传统文化高地为基础和前提的。中国绵延千年而国基不散,主要依赖于被儒家教化出来的乡绅阶层,他们形成了统一的文化,并使之(儒家的仁、义、礼、智、信教化)成为国民的一种生活实践。使儒学教育本身的威信在民众中一直坚如磐石”。建立书屋,与编写族谱,修造祠堂一样,都是最明白无误的认同国家文化的方式,自然也就成为确立身份认同的有效方式。这种身份认同,在珠三角地区农村经济的发展当中曾经起到过非常重要的作用。

村中心的天后古庙,是广州现存最早的天后庙。它不仅证明塘坑村历史上曾经与海洋经济密不可分,也体现旧时乡村公共生活侧面的地点。朱官杰告诉记者,紧接着会有一部以之为主题的纪录片在这里拍摄。天后古庙里有碑文:“凡乡有事,必议于庙中,事无不立。乡人赖之。”说明乡中之事往往是在天后古庙中开会解决的。在祀奉天后的庄严场所决议大事,很显然地,年轻人们可以从这种“仪式感”很强的活动中体会到对村民利益的重视,逐渐掌握处理公共事务的技能。这种“言传身教”的作用,很多时候甚至比课堂教学还要管用。

    0
Copyright © 2013-2016 天天棋牌游戏大厅 版权所有